首頁  >   灤南新聞  >  正文

科學把握2020年宏觀經濟走勢

新年伊始,回顧過去,展望未來。2019年,中國經濟將穩定運行,實現“六個穩定”。宏觀經濟指標將達到預期的政策目標。中國經濟的長期良好趨勢將在2020年繼續,短期增長的下行壓力將加大。在國際國內經濟環境復雜變化的背景下,供需雙方都有有利和不利的因素。相比之下,供需兩端“雙收縮”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自然增長率可能進一步下降,需要實施更加明確的擴張性宏觀經濟政策。我們必須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充分發揮財政政策的積極作用,強化結構效應,提高質量和效率,有效提高貨幣政策的彈性和適度穩定水平,確保穩定增長所需的流動性,確保經濟總量的合理增長和質量的穩步提高。

保持持續健康增長

當前,中國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面臨著新的歷史挑戰和機遇。一方面,長期良好趨勢沒有改變;另一方面,它也面臨一系列新的困難。2019年,面對國內外風險和挑戰不斷上升的復雜形勢,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我們將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轉變宏觀調控方式,完善宏觀經濟政策,推進“六個穩定”工作,實現經濟穩定運行和健康增長。同時,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改革為主線,推進現代經濟體系建設,有效推進發展方式轉變,提升高質量發展水平?偟膩碚f,中國經濟仍然給出了一個很好的答案。

從宏觀經濟增長的主要指標來看,我們預計全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在預期范圍內,預計將達到6.2%左右,是世界主要經濟體中最高的。中國2019年的國內生產總值預計將達到100萬億元,占2019年全球國內生產總值的16%以上。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將超過1萬美元,達到或接近全球平均水平。預計全年消費者物價指數通脹率平均在3%左右。盡管受到豬肉價格上漲的影響,但仍處于預期的政策目標水平。調查中的失業率預計在5.2%左右,達到不到5.5%的預期政策目標。2019年前三季度,中國貿易持續增長,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約3%,出口同比增長5.2%,進口同比下降0.1%。貿易順差正在擴大。與同期全球貿易增長率大幅下降相比,中國在穩定對外貿易方面取得了顯著成效。外商直接投資保持正增長,實際利用外資同比增長6.5%。雖然一些低端產業已經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等地,但外商對中國高科技和服務業的投資規模已經擴大。在外貿和外資穩步增長的基礎上,人民幣匯率總體穩定,外匯儲備開始增加。城鄉居民收入穩步增長,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長8.8%。剔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率為6.1%,與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基本一致。經濟結構轉型取得顯著進展。高技術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利潤同比分別增長6.3%和4.6%,高于行業整體利潤水平!叭笠u擊”取得重大進展,特別是重點領域金融風險得到有效防范和化解,生態環境質量全面改善。

簡而言之,2019年,在國內下行壓力加大、世界經濟疲軟的背景下,中國經濟保持了持續健康的增長勢頭。主要宏觀經濟指標達到預期值,“六個穩定”要求全面落實。盡管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下降,中國的經濟增長仍然領先,奠定了

從需求方面來看,首先,市場化去庫存化和政策性去庫存化的結合帶來了明顯的緊縮效應;其次,房地產市場正處于下行周期。第三,私人投資收入預計將下降,增長率將放緩。第四,國有企業去杠桿化和中小金融機構持續暴露風險并沒有顯著逆轉經濟實體的償付能力,金融周期底部的經營特征十分明顯。第五,居民消費增速繼續下降,2019年前三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實際僅增長6.4%,略有下降。第六,在反全球化和國際沖突的影響下,全球經濟不確定性增加,國際貿易增長率下降,世界經濟衰退程度加劇,增長率下降。如何解決中美貿易摩擦也成為影響中國經濟的重要因素。

從供給方面來看,首先,經濟發展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基礎紅利逐漸減少。低經濟基礎下的階段性高速增長將隨著基礎的擴大而逐漸減弱。特別是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超過一定水平后,經濟增長率將進入持續下降期。例如,日本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在20世紀70年代超過1.1國際美元,韓國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在20世紀90年代超過1.1國際美元后,增長率有所放緩。目前,中國經濟增長已進入“轉型期”,三階段疊加的影響不斷加深。其次,工業化帶來的紅利繼續下降。第二產業特別是制造業比重的進一步下降和第三產業的快速增長表明,傳統工業化加速的結構性增長效應已經基本結束。工業制造企業利潤緊張,企業內生動力不足。中國制造業PMI值呈現波動下降趨勢,表明工業生產活動擴張的內生動力整體上相對較弱。由于創新推進緩慢和不確定性,新動能轉化相對緩慢,結構調整升級步伐放緩,戰略性新興產業、高技術制造業和戰略性服務業增加值增速均在下降。此外,由于支持新能源產業的各種政策到期,政策紅利減弱,一些成長中的新興產業和企業面臨嚴峻挑戰,中美貿易摩擦造成的傳導效應逐漸顯現,對高技術產業新能源的轉化產生重大影響。因此,經濟結構調整將進一步增加其對經濟的影響。第三,中美貿易摩擦對全球經濟產生了負面影響,加速了全球化紅利的下降,全球化紅利是中國經濟增長的傳統動力之一。第四,人口老齡化加速,流動人口負增長,儲蓄率持續下降,表明作為經濟增長傳統動能之一的人口紅利已經進入加速下降期。中國的人口高峰已經出現或將很快出現。2018年,新生兒數量將減少200萬,而老年人口將大幅增加。第五,要素成本股利開始全面下降。特別是,土地、能源、環境和其他資源受到更嚴格的限制。依靠要素投入的擴張來推動高速經濟增長是不可能的,甚至更不可能。

判斷自然趨勢

總的來說,中國仍處于一個重要的戰略機遇期。我們有黨的堅強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積累了堅實的物質技術基礎。我們擁有巨大的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我們擁有巨大的人力資本和人力資源。因此,經濟穩定朝著好的和長期的方向發展的基本趨勢沒有改變。然而,與此同時,它在中國正面臨著“三相疊加”。T

就總供給而言,擴張性因素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第一,發展因素的改善,包括技術進步、外國投資的增加和能源成本的可能降低。第二,機構紅利的反彈將抵消一些潛在的經濟增長率下降,包括全要素生產率增長率的恢復。持續了幾年的供應方結構改革取得了成果。企業的庫存周期已經觸底反彈。企業市場活力增強,產業結構呈現良性變化。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啟動的2217項改革計劃中,僅2019年就將啟動285項,完成46項重點改革任務和61項改革任務;窘洕贫鹊膬瀯莞油怀。市場經營環境明顯改善,創新指數大幅上升。第三,應對外部沖擊,特別是中美貿易摩擦引起的產業結構調整,關鍵技術、科技研發和重要設備的戰略政策將帶來新的結構拉動效應。計算機、機械設備、生物產業、新材料產業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已經取得成效,凈利潤同比保持20%以上的高水平。但總的來說,如前所述,總供給中的不利因素更為顯著,總供給處于一個締約國。

就總需求而言,積極因素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第一,一些地區投資需求的增加,包括基礎設施投資的持續改善、國有企業投資的增加和民營企業投資預期的提高。經歷去庫存化和去杠桿化周期后,國有企業在本輪反周期調整中開始“落后”,投資能力回升。同時,它對民營企業有推動作用。第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發展紅利將進一步顯現。2020年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即將實現,這意味著中國將進入減少相對貧困人口的階段。隨著經濟增長,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將逐步深化,內需市場擴大的基礎將進一步豐富,超大市場優勢和中產階級消費潛力將繼續增加。2019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預計將超過40萬億元,這是基于發展帶來的居民收入水平普遍提高。第三,同時放松全球經濟政策將在2020年帶來全球政策紅利。為了促進全球經濟復蘇,世界主要經濟體已經開始新一輪降息。與2019年初相比,世界上大多數央行都降低了政策利率,預計這將緩解全球經濟的惡化。然而,結合上述總需求中的不利因素,總需求在2020年可能會萎縮。

全面分析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在總供給和總需求“雙收縮”的情況下,2020年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將進一步加大。自然趨勢(不包括政策效應)下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可能低于6%,相應的消費物價指數自然趨勢也將比2019年下降,可能低于2%。

堅持穩中求進

基于以上判斷,2020年宏觀經濟政策的基調需要繼續堅持穩中求進的原則。

“穩定”首先是指穩定增長,防止經濟增長上下波動。根據經濟增長的客觀規律、周期性規律和自然趨勢,一是有利于高質量發展,防止高通脹。泡沫增長必須嚴重犧牲經濟發展的質量。優質發展必須嚴格防止“經濟過熱”。第二,我們必須確保實現經濟增長方面的就業目標,防止經濟衰退。第三,它應與實現“兩個百年”目標的要求相聯系,以確保經濟

審慎的貨幣政策應該靈活溫和。在財政政策強調結構性效應的條件下,貨幣政策的逆周期調整應更加注重總量效應,不應過分偏向結構性操作。就貨幣供應量而言,M2不應設得太低,應預留政策調整空間,以防止通縮風險和各種金融指標的內生收縮。與此同時,我們將繼續通過降標準、定向降標準、MLF等工具實施精確的“滴灌”。特別是有利于制造企業、民營企業、中小微型企業有效降低融資成本,提高盈利能力和貸款意愿。

“前進”主要體現在供給方面結構改革的深化。我們應該注重通過供應方面的結構改革來提高生產者的競爭力。與需求管理不同,供應方結構改革不直接影響消費者,而是影響生產者,包括企業(微觀)、行業(中等)和國家經濟體系(宏觀)。因此,必須降低企業生產經營成本,加快要素市場的完善,深化產業組織變革,深化產業結構升級?傊,在鞏固“三比一、一減一補”前期成果的同時,還將增強企業活力,提升產業鏈水平,疏通國民經濟周期。

要促進供應方面的結構改革,我們必須堅持制度創新。重要的是建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深化市場化和法治改革,改善商業環境和消費環境。從商業環境來看,首先,市場應該在資源配置方面發揮決定性作用,特別是在價格方面,以進一步自由化和鼓勵公平競爭。第二是保持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供應方結構改革涉及生產者效率,只有長期穩定的政策才能真正有效。第三是加強法治力量,減少人為干預,穩定市場預期。從消費環境來看,首先要完善社會保障體系,穩定消費者信心。二是改善消費基礎設施;三是完善消費相關法律法規,保護消費者權益,規范市場秩序。

要貫徹穩中求進的大基調,除了在供需兩方面采取相應的政策和改革措施外,還必須密切關注潛在的重大風險,特別是房地產市場風險、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國際金融風險等。

總之,在貫徹穩中求進的總基調過程中,必須堅持“四個必須”,即必須科學穩妥地把握宏觀政策的反周期調整,必須從系統論的角度優化經濟治理模式,必須善于突破改革發展面臨的體制機制障礙,必須增強風險意識,牢牢把握無系統性風險的底線。也就是說,就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定的貨幣政策而言,就需求管理和供給方面的結構改革而言,就總量控制和結構控制而言,就短期增長和長期發展而言,各方面都必須協調統一,以實現穩定增長、結構調整、惠及民生、促進改革和防范風險的目標。

(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校長,中國人民大學新時期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所所長)。

劉偉[主編33,360田伯群]

今日熱點

特別推薦

小編精選

熱點排行

熱門推薦

@ 2019 唐山人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責聲明: 本網不承擔任何由內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sitemap

极速11选5官网 福建体彩22选5 北京pk10三码全天计划 江苏快3投注 秒速赛车技巧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甘肃11选5遗漏数据 江西11选5开奖分布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奖 黑龙江p62今日开奖结果 快乐10分任选5能中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