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玉田新聞  >  正文

推進土地托管新模式 實現合作社和農民共贏

辛俊銀正在調試新購置的水旱兩用型噴霧機

  雖然部分地區農民數量有所增長,可是因為種植成本上升、收入受限等原因,仍有不少農民選擇將土地承包給他人,進城務工。在河北省玉田縣的霞港村就有不少這樣的農戶,今天我們就一起去看看。

  “把土地交給‘老辛’,不僅可以騰出時間去打打工,種地的成本也比之前自己種劃算多了。”近日,記者在河北省玉田縣楊家板橋鎮霞港村采訪時,遇到了村民賈德強。據賈德強介紹,他的200畝地今年都“托付”給了老辛。記者再進一步了解,發現像賈德強這樣的農戶還真不少。正當記者好奇“老辛”是誰時,村合作社的會議室里傳出了一陣講課聲。

  “要想節約成本關鍵還得看組織模式,不論是通過流轉還是其他措施,怎樣可以賺錢才是最主要的。”正在給農民上課的就是“老辛”辛俊銀。老辛是他們村出了名的種植大戶,從牽頭成立合作社到被評為“全國糧食生產大戶標兵”,只用了短短兩年時間。

  “我今年一共有3萬畝地要管理,現在正是最忙的時候,這不,我們又新買了一批水旱兩用噴霧機。”剛跟記者說完,老辛就爬上機器并在廠家技術人員的指導下調試起來。“3萬畝地,這流轉的成本得多高?”記者問道。“其實我這3萬畝地只有7000畝是流轉過來的,其余2.3萬畝都是托管地。”老辛詳細地向記者解釋。

  土地托管是老辛這兩年開始逐漸搞起來的,說到為什么要托管土地,老辛向記者作了比較:“農民各自種地,耕、種、收等各環節都得分別找人勞動,單獨算錢,成本必然下不去。交給我們托管以后,這些都會統一解決,價錢也都給的是‘會員價’。”老辛的2.3萬畝托管地覆蓋周圍50個村的3800多個農戶,甚至有的村90%的土地都集中在老辛這里。

  “我們這里并沒有出現‘毀約棄耕’的情況,相反合作社的規模一直在擴大,農民的積極性也很高。”談到現在一些地方出現的種植大戶“毀約棄耕”現象時,辛俊銀一邊向記者指著連片的土地一邊表示,“通過土地托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開風險,同時托管地連成片、上規模也能夠進一步節省成本。”

  在合作社的大門口,記者看到了壘得像小山似的袋裝化肥。“我們跟農資廠家洽談,直接從他們那里進貨,目的就是為了把農資成本降下來。”在合作社專門負責農資銷售的辛文如告訴記者,合作社總共2.3萬畝托管地的3800多農戶來說,一年節省的成本總共能達到6000萬元。

  6000萬元是怎么省出來的?“前年合作社成立了‘惠農服務站’,通過訂貨溝通洽談,把農資充分調動起來。”辛俊銀給記者介紹,“化肥市場價每袋145元,通過惠農平臺,可以拿到每袋112元的價格,一袋肥就省了33元。”

  不僅是化肥,農藥的價錢也有優惠。據老辛介紹,通過惠農服務站牽線,農民每畝的化肥成本可以節省1.7元。再加上土地托管把耕種價格從每畝35元降到了25元,又能為農民省下一大筆錢。

  除了在“價”上為農民淘實惠,老辛還在“量”上為農民省錢。“這兩年縣里面在搞農產品質量安全縣建設,我也帶領農民搞測土配方,把化肥的用量控制住。”老辛說。農藥同樣如此,配合著殺蟲燈、誘蟲劑,合作社每畝小麥田的農藥用量明顯下降,核算下來一畝地又為農民省了100元。

  “前幾天雨下得很及時,咱們大伙要把春管做好,今年的高產是可以預期的。”耕種間隙,辛俊銀又把幾個農戶叫到一起開會。“老辛經常把大家召集起來討論種植技術,也會為我們講一些政策。之前我對打藥的溫度掌握得不是很好,老辛就找來了專家給大家講解。”賈德強對記者說。作為唐山市的科普帶頭人,老辛還充當著“農民教師”的角色。

  在合作社的一個大棚里,記者看到了一排排被薄膜覆蓋的西瓜苗,這是老辛的技術成果。大棚外面涼爽宜人,而大棚里的氣溫則高達40度。“我們用葫蘆、南瓜分別和西瓜嫁接,最后留著葫蘆根、南瓜根,這樣種出的西瓜不僅抗性好、耐重茬,還特別高產,一畝最高能到9000斤。”老辛得意地告訴記者。

  除了嫁接出來的西瓜,老辛還有調結構的“寶貝”。說著他便讓社員開出農機翻起地來。今年,他準備在3畝地上嘗試種花生。本報記者去年曾經報道過老辛在花生方面的用種需求,隨后幫他聯系上了“金花一號”的供應商。“去年這3畝地種玉米也就只有兩三千元的收入,今年的收入估計能上萬元。”老辛盤算著。他還給記者講起了花生種植要點:“要控制花生的生長,不能讓它瘋長,長多了反而不好。”

今日熱點

特別推薦

小編精選

熱點排行

熱門推薦

@ 2019 唐山人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責聲明: 本網不承擔任何由內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sitemap

极速11选5官网